留学生纪欣然命案最后一嫌犯被判终生监禁 不得

  8日上午10点半,奥丘阿身穿蓝色囚服,在法警的押解下戴着手铐走进法庭,在监狱呆了4年多的他比当年胖了很多。他剃着平头,右脸颊跟脖子有着大面积的刺青。他扫视了一圈旁听席,坐在被告席辩护律师的身边,面对十多家媒体的照相、摄像机,他的表情比较淡定。

  纪欣然命案涉案人员共有5人,辨别是男性主犯加西亚(Andrew Garcia)、奥丘阿、女性主犯格雷罗(Alejandra Guerrero)、男性从犯德卡门(Jonathan Del Carmen)和案发时只有14岁的未成年女性从犯“小可恨”(绰号:Lovely)。加西亚跟雷格罗稍早时间已经被双双判处一级谋杀罪,德卡门因在案发过程中只负责开车,并不加入打人,且主动认罪,所以被从轻发落,判处二级谋杀罪,监禁15年。“小可恶”因为未成年,且罪行并不严格而免于起诉。

  四名嫌犯均受到法律的制裁

  在法庭宣判前,辩护律师钱尼(Channey)还在做最后的努力,渴望法官能判处被告以缓刑,但立即被法官驳回,称一级谋杀罪绝不适用于缓刑,尤其本案的情节恶劣,手段残酷,不处以终生监禁不足以平民愤。

  报道指出,但因为纪怅然命案手腕极其残暴,影响极坏,因媒体曝光率极高而引起美中两国公民的高度关注,随着法庭审理时光的推移,案发时还只有17岁的奥丘阿到了2018年已满21周岁,因此,少年法庭的法官迫于社会压力,不得不将此案转交给成人法庭审理,这样就攻破了少年法庭一级谋杀罪刑囚时间最多不过25岁的限度,让奥丘阿的案子得以按照成人犯罪的量刑标准判处25年至毕生监禁。

法官向被告宣读裁决书。(美国《侨报》 高睿摄)

  4年铁窗让少年犯被处以成年最高刑罚

  根据法庭文件,2014年7月24日后凌晨12点45分,南加大24岁的中国留学生纪欣然在同学家做完实验后徒步走回“城市公园”(City Park)学生宿舍,半路被加西亚、奥丘阿、格雷罗等歹徒抢劫殴打,奥丘阿手持棒球棍对准纪欣然头部持续猛击,导致受害人脑组织重大受伤,鲜血从案发明场到宿舍近一英里的距离流了一路,终极因失血过多而死亡。纪欣然即便在脑部严重受伤的情况下还踉蹒跚跄地回到宿舍,试图挺到天亮再去就医,但他低估了自己的伤势,最终没能看到次日升起的太阳。

  警方通过嫌犯驾驶的车牌号发现这5名嫌犯是2小时前殴打纪欣然的同一伙人,但当时警方并不知道第一抢劫现场的受害者是谁,他们只是接到了目击者的报警电话,说南加大学生宿舍附近有人打架,并记下了车牌号。直到第二天清晨,同宿舍的室友发现纪欣然去世在了寝室的床上,警方才获悉纪欣然就是前一天深夜抢劫案现场的受害者。

  警方将两次抢劫案并案处理,并根据监控录像扩大线索,最后证明4名嫌犯不仅犯下了抢劫罪,而且还犯下了一级谋杀罪。警方的办案方向也由最初的抢劫案回升到了凶杀案。跟着案件的始终深入考核与审理,加西亚、雷格罗先后被判处一级谋杀罪,终身监禁;德卡门因自动认罪被判处二级谋杀罪,15年牢刑;截至今天下战书1点半,最后一名被告奥丘阿也被一锤定音,判处一级谋杀罪,25年至终身监禁。(高睿)

  中国侨网3月9日电 据美国《侨报》报道,美国南加大中国留学生纪欣然命案最后一名被告奥丘阿(Alberto Ochoa)经过4年多的庭审,8日终于盖棺定论,法官法官罗米利(George G. Lomeli)判处被告毕生监禁,不得保释。

  在去年12月12日的结辩中,钱尼曾暗示陪审团,他的委托人奥丘阿在案发当时出于精神错乱的状态,或心智不够成熟,盘算以此减轻被告的罪恶。为了给奥丘阿脱罪,钱尼还一度以未成年为由,将此案转到少年法庭,这样被告奥丘阿就可能依照少年法庭的量刑尺度,坐牢时间最长也不会超过25岁。

  依据法庭记载,4名嫌犯之前均不犯法记录,也正由于如此,“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他们打逝世了一条人命浑然不知弛缓与害怕,而是庆祝首战告捷,又连续扩展战果,一口气开车到洛杉矶多克维乐州海滩(Dockweiler State Beach),对坐在那里的另一对男女履行了抢劫。结果这次他们凑巧遇上了潜伏在四处停车场的巡逻警车,车上的两名警员在听到受害人报警后即时出击,一一将5名嫌犯抓获。

  法官宣判被告奥丘阿犯下4项重罪,分别是:1、一级谋杀;2、用致命武器攻打别人;3、抢劫;4、抢劫未遂,因而,宣判被告最高刑期终身监禁,不得保释。法官告诉被告在宣判后的6天里奥丘阿有权上诉,但辩护律师没有提出上诉的请求。

  初生牛犊不怕虎

  从4年前案件开审始终跟踪此案的洛杉矶华人律师蔡文慧在法庭外接受媒体联合采访时代表受害者家属向媒体记者深鞠一躬,表示被告奥丘阿能被处以终身监禁这一最高刑罚,归功于媒体的全程报道所造成的社会压力。纪欣然的悲剧让他的父母度过了无数的不眠之夜,令人快慰的是本案中的4名被告都得到了应有的处罚。媒体的关注和社会的支持给了父母活下去的勇气,他们信赖正义会得到伸张,因此他们坚强地挺过来,两位老人要亲眼看到被告被判处最高刑罚的这一天。

  辩解律师欲望被告被处以缓刑